論:比鐵人三項更強 論:比鐵人三項更強 圖1. 為慈善挑戰極限 醫生律師 勇闖沙漠 討論:地球激化後只靠鐵人三項(馬拉松42公里+自行車百餘公里+游泳數公里)還是無法倖存! 必須要能夠在冰天雪地 & 沙漠+高山+溪湖 進行鐵人三項 才能倖存! 如果無法阻止地球激化,就練習極地鐵人三項自救吧! 辛聞齋藥: 極限體能之謎吳戈 超耐力選手能達到近乎不可能的體能目標,這是一種少有的遺傳基因,還是人類進化的遺跡? 自我折磨 徒步125公里,騎車250公里,划船131公里,再穿越97公里峽谷,在波浪中游泳13公里,最後還有騎馬和登山。所有這些都要在猶他州的酷暑中用6天時間完成,別想停下來睡覺。 這就是每年一度?酒肉朋友滿妣鴝l探險”挑戰賽的瘋狂規則,如果你覺得馬拉松和鐵人三項還不過癮,可以試試這種最極端的耐力挑戰。 在2006年夏天參加“原始探險”賽的90個四人小組中,只有28個熬到結束。獲勝小組中的邁克爾·圖賓說:“這更像是一次酷刑。” “撒哈拉沙漠馬拉松”的參賽者、新加坡30歲的業餘選手陳文瀟說:“每一站,每個參賽者除了休息,個個都忙著清洗傷口。腳趾、腳底都起泡,必須把水泡刺破,剪掉繭皮,然後把腳伸在營帳外頭曝曬,到了第二天就沒事了。” 該項賽事另一位參賽者,ITT公司中國總裁馬克·斯梯爾說:“最困 室內設計難的時刻是我們必須在凌晨5點起身,這時我們全身酸痛,難以站立,腳板布滿燎泡,腿部血跡斑斑,滿是紗布。” 羅賓·貝寧卡薩是美國聖地亞哥的消防隊員,也是出色的超耐力運動員。她還記得自己最精疲力竭的時刻。1998年在厄瓜多爾安第斯山脈比賽時,她馬不停蹄地跋涉了兩天兩夜,又是一座超過6000米的火山等著她。“我的指甲根部已經變紫,嘴唇也是紫色的,整個身體都在發紫。”她回憶說,“我在雪地中手腳並用,邊爬邊哭。”到底是怎樣爬到頂峰和隊友一起獲得勝利的,她根本不記得了。 煉獄也不一定只有雪山之巔。每年夏天,在悶熱?太平洋房屋滲穫龤A一條周長883米的水泥跑道上,都會有一群人周而復始地繞圈。這種長跑要持續不是一天,也不是一周,而是近兩個月,每天從凌晨6點直到半夜,長達18個小時。他們的目標是跑完3100英里(4988公里),累計達5649圈。 這是世界最長的長跑比賽——奇莫伊自我超越3100英里賽。參加者必須在51天內跑完,相當於每天60.8英里。目前成績最好的是德國人沃爾夫岡·施韋克,用時42天12小時,平均每天能跑72.8英里!女子冠軍、美國的蘇普拉巴·貝克約德在過去10年參加過一次2700英里和9次3100英里比賽,並在規定時間內完成了8次。 相比之下,2006年12月23日中國歷時半年“全 租屋網民急速大挑戰”集體徒步賽不過是一場電視遊戲而已,走遍中國20個省市區,行程才1萬公里。每站淘汰最慢者,連成績也不必公布,年度總冠軍就能獲得百萬元人民幣代言費。 異秉之源 奇莫伊賽事創辦者、印度人奇莫伊的目的是用運動表達他的自我完善理念。這也是越來越多運動員參加超耐力比賽的共同目標:拓展自己的極限。與他們相伴的還有對超群體能充滿好奇的運動生理學家,他們有時甚至不打折扣地賽完全程。 超耐力運動員有特殊的基因或生理結構,使他們可以超出常規的極限。另一些人認為這些運動員在生理上與馬拉松運動員等選手差別不大,獨特之處在於大腦,這使他們可以在身體大聲叫停的?開幕活動伬埶礅糷U去。不管怎樣,他們都發現:在人體被延展到崩潰點時,也是研究人類生理的絕好時機。“科學家天生迷戀極限。”斯坦福大學的心髒病專家歐安·阿什利說。 運動生理學的焦點大多放在著名的職業運動和奧運會項目,而不是這種業余選手之間冗長的折磨。同時,超耐力比賽也很難在實驗室研究,有幾個人願意在跑步機上不停地跑24小時以上呢? 不過,超耐力運動員和普通運動員之間已經有一些重大差別顯現出來。比如,在1萬米長跑等相對短的項目上,冠軍往往是20多歲的選手,而超耐力賽的優勝者多半30出頭,因為後者的身體經過了更長時間的訓練,才達到這種比賽要求的肌肉強度和代謝效率。超耐力冠軍也非常善?房屋二胎韟b很長時間內只釋放最大體能的60%到70%,而最強的普通運動員都是那些在接近100%體能時用氧效率最高的人。 瑞典斯德哥爾摩卡洛林斯卡學院的科學家米凱爾·馬特森和約納斯·恩奎斯特最近有了更新的發現。他們的小組請到了9個世界級選手,在實驗室的機器上不停頓地跑步、騎車和劃船,持續達24小時以上。根據運動員的心髒和代謝數據,馬特森等人初步發現:超耐力運動使運動員肌肉中生產能量的線粒體更善於利用脂肪而不是葡萄糖作燃料。每千克的脂肪產生的能量比葡萄糖高,但身體在劇烈運動時一般不能燃燒脂肪。耐力運動員的身體可能有辦法更快地利用脂肪,使葡萄糖儲備留給比賽後段使用。“這是這些運動員在生理上與其他運動員不同的原因之一 售屋網。”馬特森說。他的計算表明,這些運動員在一天的比賽中要消耗約2萬大卡的熱量,這是一個用飲食幾乎無法補充的數量。馬特森不明白的是,超耐力運動員的特殊生理能力是與生俱來,還是通過訓練形成的?根據開普敦大學分子生物學家馬爾科姆·柯林斯對超過400名南非鐵人三項賽選手的研究,也許基因至少發揮了部分作用。他們研究的是制造血管緊張素轉換?(ACE)的基因,它能使血管變窄,減少能量消耗。在1998年,科學家就發現這種基因與登山運動員和陸軍士兵的耐力有關。最近,柯林斯發現:成績最好的南非鐵人運動員中有77%攜帶有這種耐力基因的一兩個變異,而普通人中只有67%。  還有別的基因嗎?柯林斯將目標集中到兩種與ACE有相同生物化學途徑的基因上。這 酒店兼職些基因的變異影響血液流動和肌肉代謝效率,那些鐵人三項成績平均在12小時30分之內的運動員,攜帶的這兩種基因變異較為合理,攜有“較慢”變異的運動員,成績平均只能達到13小時4分。 也不能把一切都歸於基因。柯林斯的同事蒂姆·諾亞克斯認為:超耐力運動員的身體實際上與其他運動員並無太大不同,一再被忽略的不同之處在於大腦。他說:這些人是“精神異類”,而不是生理上的。運動生理學一般認為,肌肉、肺和心血管系統決定了運動的極限,但所有這些外圍器官的生物化學信號是由大腦來協調的。當收到表示疲勞和組織損傷的信號時,大腦會無意識地命令停止運動,以防毀了身體。諾亞克斯認為,也許在其他人早已癱倒時,超耐力運動員的大腦使他們可以忽視警告信號。正如奇莫伊所言:“我是 房屋貸款用肉體完成這些運動的,但力量來自內心。” 為此,諾亞克斯正在研究大腦使用何種有意識和無意識的信息來決定理想的運動節奏。他們最近對兩組運動員進行了實驗,一組准確地知道還要跑多長時間,另一組則受到欺騙。兩組都以同樣節奏運動,但前一組使用氧氣更加合理,並且不會釋放全力。 意志有那麼神奇嗎? 哈佛大學的生物人類學家丹尼爾·利伯曼認為:哪怕是“沙發土豆”,也會有一些耐力運動員的特質。他認為,人體天生適應長距離奔跑,這是遠古時代為捕獵和搜尋食物而進化出的能力,現在依然殘存在體內。他說:超耐力選手能夠出眾,也是因為進化得來的能力作基礎。一個能一次慢跑幾十公裡的身體幫助我們的祖先生存下來,只要有足夠的水、能量補充,加上更多的訓練,人體完全能夠完成90公里以上的超級?個人信貸貝啋Q。  .
創作者介紹

名偵探柯南

tiykvhoq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